<acronym id="gn6t6"><pre id="gn6t6"></pre></acronym>
  • <mark id="gn6t6"><u id="gn6t6"></u></mark>
      1. <label id="gn6t6"><u id="gn6t6"></u></label>
        <u id="gn6t6"><dl id="gn6t6"></dl></u><code id="gn6t6"></code>

      2. 草莓视频app无限次数观看

        2021年8月28日 - 未分類

        究其根本,還屬青云現在的情況非常特殊,因為他的丹田已經不像是修士的丹田,更接近于妖族,可以說空空如也。

        唯有一枚紫金色的毒丹在其中安靜的懸浮著,靈力也都儲存其中,故九死丹調動燃燒的,實則是其內丹里混有少量麒麟紫氣的靈力!

        而麒麟紫氣不僅能污染人的生機,更能灼傷人的靈魂,所以造成那種令人喪失求生欲的幻覺也說得過去。

        “九死丹果然玄妙,我的實力居然硬生生被拔高了三成,也不知能不能唬得住那娘娘腔?!?/p>

        青云能感覺到,在服用九死丹造成龐大氣勢的背后,并非只是徒有其表的假象,也真伴隨有修為的提升。

        由此亦能看出傳說中的“獨手藥王”是多么的天縱奇才,居然能創出如此逆天的靈丹。

        不過靈丹再珍貴,哪怕是能讓人立地成仙,可若是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,沒了蕭洛一那青云還修個什么道,煉個什么仙?!

        當然了,這種燃燒潛力的丹藥一定會有副作用,只是對于體質強悍的青云來說,這種副作用微乎其微,也不在當下的考慮范圍了。

        “他竟然燃燒了本命真元!”

        雖然體會過燃燒本命真元感覺的人,多半都已經拜拜了,活著的人更不可能知道這是什么滋味。

        但就如同修士會本能的吸收天地靈氣一樣,這種源自靈魂的波動誰都再熟悉不過,皆是在心底驚呼了起來。

        蕭洛一此時是真的坐不住了,就見得她化作一道黑色殘影,滿臉駭然與歉疚的撲向了青云,巨大的力道直接震碎了原本盤坐的巨石,眼眶之中盈滿了悔恨的淚水。

        清澈的雙眸

        “小鬼頭,你瘋了嗎?!”

        他們自然并不知曉青云服下,乃是“獨手藥王”言釋專門為其徒孫煉制的保命靈丹,所以對于蕭洛一的表現,青云并不感到意外。

        但讓他納悶的不是別的,而是首先撲向自己的并非蕭大姐,而是那俊美到讓女人都為之嫉妒的白袍娘娘腔!

        青云原本的打算是借由九死丹所蘊含的龐大能量,硬撐過這幾道靈力的攻擊,然后施展嘴炮加忽悠大法。

        能鎮住這娘娘腔最好,畢竟本命真元的燃燒通常都伴有一個大境界實力的提升,而就算不能,他也要拼死拖住此人,從而給蕭洛一爭取一線生機。

        可未料這青年在感受到自己燃燒本命真元之后,居然也是滿臉的緊張與焦急之色,轉瞬間便出現在了自己的下方。

        緊接著就見他長袖一舞,原本擊向青云的靈力便自行朝著四面八方散去,所及之處無一不發生了劇烈的爆炸,碎屑紛飛。

        而后又見他手托紙扇,同時口中默念了幾句咒語,這平凡無奇的紙扇就變成了足有床板一般的大小,其上更是出現了一道柔軟的氣墻,穩穩地接住了青云下落的身體。

        “沒想到你這小子倒是個情種!”

        青云原本早已蓄勢待發,準備和這可惡的娘娘腔大干一場。

        可與他四目相對之際,此人臉上哪還有半點最初輕蔑與嘲笑的神色,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股子由衷的贊賞與欣慰,頓時便澆熄了他滿腔的怒火,如此一來也使得周圍那決死的氛圍變得蕩然無存。

        接著青云赫然發現,自己的周身不知何時又出現了無數乳白色的靈力,這些靈力自折扇的骨架鉆出,又鉆入他的體內,不消片刻便將他正燃燒著的靈力給鎮壓了下來。

        “他竟在壓制我的靈力!”

        青云不禁在心中驚呼道,他已經看出這青年是在救自己,只是如此一來逆氣上涌,小爺只覺喉頭一甜,然后哇的一聲殷紅的鮮血便被吐了出來。

        “江流兒,我跟你拼了!”

        這時候,蕭洛一已然是杏眼含淚,瘋狂地朝著名為江流兒的俊美青年攻擊著,惹得他一陣啞然,趕忙放下了扇上的青云,無奈的笑道:

        “我說蕭妹,哥哥我可是好心替你試試這小情郎的本事,你打我作甚呀?”

        沒了長鞭,蕭洛一只能是用道道粉拳不停的重擊著江流兒的護體靈罩,但卻有些徒勞,語帶哭音地呼喊道:

        “他都燃燒本命真元了!”

        此話一出,江流兒更是無語,猛地一下子提高了靈力的輸出,將蕭大姐震退了好幾步,方才得空說道:

        “喂~我說蕭妹,才多久沒見,你怎么就變得如此無理取鬧了呢!你方才不也在逼這小子出手嗎?我這不是在替你加把勁嘛!再說了,你看看他像是要死的人嘛?”

        蕭洛一聞言一愣,這才想起來青云好像吐了口血之后便跟個沒事人似的,正一臉無辜的看他倆在耍猴戲,不由得喜極而泣,趕緊跑到了青云的身邊,又是替他擦拭嘴角的鮮血,又是為他檢查身體的。

        只是這一檢查倒讓小爺才穩定下來的氣息又有些紊亂的征兆。

        畢竟服用九死丹的藥力還未過去,就被江流兒強行壓下,且這種丹藥本來就有事后虛弱的副作用,不由得讓青云感到了一陣眩暈,只聽蕭洛一關切道:

        “小鬼頭你沒事吧?”

        “大姐,我說你還是先穿好衣服吧…”

        青云有些無語的看著春意盎然的蕭洛一,沉聲道。

        “沒事兒,待會再穿一樣,快說,感覺怎么樣了?你究竟是不是燃燒了本命真元?”

        “怎么可能呢?我就是吃了一種激發潛力的丹藥,本想著看能不能唬住這娘…位前輩的,沒料到你倆居然認識?!?/p>

        蕭洛一似是不信,摟著青云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旁邊的江流兒,只見他微微頜首,然后笑著說道:

        “是的是的,我本打算封住他的百脈從而阻止真元燃燒,未料稍一查探卻發現居然是假象,那丹藥也忒神奇了一點吧?差點就被這小滑頭騙到了,我說蕭妹,你是不是也被他騙了???”

        江流兒一邊用極為曖昧的眼光盯著蕭洛一,一邊用折扇掩嘴輕笑,這姿勢別提多“優美”了,看的小爺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
        話語間江流兒不禁仔細打量起了青云,好半晌后方才問道:

        “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那小子??!”

        “啥?傳說中的小子?”

        青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不明白江流兒究竟是何意,不過江流兒左看看,右看看,又繞著自己轉了半圈,除卻說了句賣相確實不錯,倒也沒作其他解釋。

        接著他便拋下了二人,緩步來到了三名地火宮門人的身前,淡淡的道:

        “趙大海,你的地火可是在那燈盞里?”

        此時趙大海的臉上哪還有半分的猥瑣之色,見了江流兒跟見了鬼似得,顫顫巍巍地道:

        “回…回江少…是的,是的,落梅寶盞是我專門用來溫養地火的?!?/p>

        旋即,似乎是不相信趙大海所言,江流兒又將目光落在了他身旁另兩名弟子身上,只聽二人異口同聲道:

        “前輩饒命啊,我們修為不夠,還不配攜帶地火出山,前輩饒命??!”

        江流兒聞言眉頭一皺,喝道:

        “蠢貨!我是問你們他的話是否屬實!”

        二人被江流兒的喝罵之聲嚇得差點尿了褲子,忙不迭的點頭,就差把頭給點掉了。

        在得到了滿意的答案之后,江流兒又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陰柔笑容,聲音清脆的說道:

        “不錯不錯,這年頭像你們一樣如此配合的修士已經不多了,好了,本少今天心情不錯,就不折磨你們了,安心上路去吧?!?/p>

        就見他折扇輕轉,三道惟妙惟肖,由靈力構成的彎刃便從中旋射而出,下一息,三枚人頭也整整齊齊地落在了他們自個兒的手中,血流如注。

        “我靠!魔道中人難道都這么狠?”

        聽得江流兒此名,又與蕭洛一相識,青云已然猜出了這娘娘腔的真實身份!

        江愁流盡事事休!江流兒!絕仙四杰第三!

        可他不應該和韓煜還有千舞他們結成了同盟嘛?為何會只身出現在這荒郊野地?

        青云還來不及細想,這殺人不眨眼的江流兒又如女子一般,安閑靜步地笑著走了回來,仿佛只是踩死了幾只螞蟻一樣毫不在意,沖著蕭洛一說道:

        “蕭妹,你是看上了他們的地火吧?”

        此時的蕭洛一又恢復了雪山般的冷漠,點了點頭,然后狠狠擰了一把青云的耳朵,恨鐵不成鋼的道:

        “這小鬼太心軟了,不肯去搶?!?/p>

        這話一出,青云哪還不明白她的意思?不由得再次暗嘆,魔道中人行事不僅狠辣,還經常不走尋常路。

        只是現在兩名當今的魔道俊彥在場,他自然不會用所謂的普世價值觀,去教育凡人眼中的魔頭,只能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江流兒聞言微微一笑,似也不愿就此多談,岔開話題道:

        “自我介紹一下,我叫江流兒,和蕭洛一是一起長大的好兄妹,不是光屁股的那種,你別亂想哦!”

        折扇一收,江流兒雙手抱拳,朝著青云行了個同輩禮,頗有種不打不相識的架勢。

        但青云可不敢如此托大,畢竟第一次見面,對方也是成名已久的前輩,趕緊回禮道:

        “晚輩青云,見過江前輩,前輩的大名,如雷貫耳!”

        他這說的可是大實話,有道是:“瀟瀟落雨一葉舟,江愁流盡事事休,晚風穿林系詩韻,紅塵客院掃春秋”。

        自拍偷拍无码露毛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